精彩推荐:
  论坛首页   巫山文学   话说巫山寨子
返回巫山文学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2278|回复: 0

话说巫山寨子

[复制链接]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8-10 17: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巫山拼车网
本帖最后由 七迹 于 2017-8-10 17:21 编辑


话说巫山寨子
本文摘自《巫山人文》 作者   戴直松
       寨,(通砦)《辞海》解释有两种含义:一是防卫所用的木栅,引申为军营,如安营扎寨;二是设置在边区的军事行政单位,隶属于州或县。而巫山县的大多数寨子则有别于以上两种解释,因为它既不是军营,也不是军事行政单位,而是民众避难逃生的场所。
       据不完全统计,巫山县的寨子不下数十处,多是依山居险而建,稍加修筑,便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些寨子的命名,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由某大姓家族独资建造,则以姓氏命名,如龚家寨、罗家寨、刘家寨等;二是由社会民众捐资修建,寨名依地名而取,如石柱寨、仁和寨、砂嵌寨、马渡河寨、凤凰寨等等。稍大一点的寨子皆立有石碑,碑上大略记述了建寨的始由、时间、捐资人姓名等。以大昌石柱寨为例,该碑立于清道光二十六年冬月初八,是为补修石柱寨子而立,其序言中记述曰:“......教匪猖獗,是募我同人共输金鸩工补修,刻期告成。夫然后有所恃而皆得无恐,即遭变而如处其常。是天生以庇人者可久庇,人命所攸赖者可永赖矣!讵非乱而仍治,危而亦安之明徵哉?共有寨洞数处,谨遵县示敕令约民、山主、听其修理躲避,无得藉匪强索招祸,无愧于守望相助,患难相顾之义。至乐捐姓氏,并列于石,以志不忘,以垂不朽焉。是为序。”
       此段文字中大致有几层意思:一、此碑言明该次捐资修寨是补修,这说明这里以前早就是一个避难的寨子了;二、此次补修,其主要目的是躲避猖獗的教匪(白莲教),这与历史上记载嘉庆、道光年间白莲教盛行相吻合;三、该寨经补修后非常安全,可使人逢凶化吉、庇人以安;四、补修此寨子是遵照县令指示而为,这说明当时官方已无能力保护老百姓,只有号召人民自己出钱修寨子保护自己;五、该碑文中还强调“遵县示敕令约民、山主、听其修理躲避,无得藉匪强索招祸”此意是告诫山主,不得干预别人进山修理躲避,也不得强索钱财。笔者分析,大昌为巫山第一大镇(康熙九年为县治),商家居民较多,而石柱寨离大昌较近,且寨子中洞穴多,可容纳数千人,故该寨子是大昌镇商家民居的最佳藏匿避难之处。现存在各洞穴岩石上当时用于支床立柱的用钻子打出的凹形石槽比比皆是,可见当时避难人口之多。
       笔者查阅史料,巫山地处川、陕、鄂交界之地,山大林深,地势险峻,易守难攻,历来是义军(农民起义军)、绿林、土匪盘踞生存的理想地带,加之距李自成、张献忠的根据地陕西商洛地区较近,所以自明崇祯七年(1802年)至清道光初年的一百七、八十年间,巫山的兵燹匪患可以归纳为三大类型:一是李自成、张献忠之乱。崇祯己卯年和甲午年,张献忠两次攻陷巫山城,烧杀抢掠,尸横遍野;清顺治四年(1647年)李自成余部高以功、李过、郝摇旗、袁宗第、刘体纯、李来亨等十三家,拥军数万,攻破大昌(当时为县治),嗣后三、四年,于大海、李占春、王友进、谭谊、胡云凤等营相继攻占大昌,纵兵掳掠,殆无宁岁。一直到康熙三年正月,由四川提督郑蛟麟、总统属总兵梁如琪、重庆镇总兵陈廷俊等统兵征剿,李来亨等十三家始被平息。据旧志记载,当时的巫山大昌“商贾绝迹,耕农失业,斗米四两银。强者掠人而食,弱者割尸苟延,加之土匪肆掠,骄兵悍将,屠戮无忌,兼有虎豹疾疫,百姓死亡殆尽矣。”
       二是康熙十三年,吴三桂部将杨来嘉、王凤岐、刘之卫等盘踞巫山,与清兵对抗,人民遭其蹂躏,苦不堪言。直到康熙十九年二月,吴三桂余党始被荡平。
        三是嘉庆元年,川东白莲教兴起,教首王三槐、林之华、覃加耀、龚文玉等聚众举事,四处掳掠,大户商贾多被抢劫。巫山白莲教徒多达数千,百姓多流离失所,农田荒芜。嘉庆七年,大股教匪被削平,小股残余一直延缓到道光年间。
       综上所述,巫山人民历遭劫难,一百多年间,在官、兵、匪三层蹂躏之下艰难生存,现存的数十个寨子遗迹即是很充分的证明。可以这样说,明朝崇祯皇帝以前的老巫山人所剩无几,现在的巫山人绝大多数都是“湖广填四川”时陆续由两湖两广迁徙而来的移民后代。据《李氏家谱》记载:“祖先初至巫山,四周皆荒芜,绝少人烟,祖挽草为业,结棚而居。”
       看到山寨遗址,想到先人们扶老携幼躲避兵匪时的惨境,不禁悲从中来。
       抚今思昔,我们应更加珍惜今天的安定和谐生活。





返回巫山文学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